网站数据统计图片 分类目录 129个; 资讯文章61576篇; 共计收录2659站; 待审网站 0站; 当月收录0站; 今日审核0站;

留守乳妇奶水多小说,高跟鞋内的白色液体

OEH222分类目录

婉君咂巴咂巴嘴,小桃端着水盆怯生生的进来,她倒不是怕赵井梧,就是这个表小姐不太好对付。OEH222分类目录

在赵家这么些年,赵五爷只要在家,生活起居方面的事儿自然也是她这个老熟人来做。偏偏每次这个表小姐非要赶在前头自己动手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表小姐,要不还是我来,天色不早了,您赶紧回去歇着吧。”小桃两手掬在面前,愣是头也没敢抬,这样说了一句之后又赶紧往门外边儿退了几步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行了行了,小桃来就行,你赶紧回去吧,啊!”伤口沾着布絮,烧人疼,赵井梧憋着气想要伸手去抓。赶紧就打发了华婉君。OEH222分类目录

人家主子下了逐客令,华婉君哼了一声:“我明儿再来,伤口要是处理不好,看我不剁了你的手。”华婉君瞪了小桃一眼,甩了甩袖子,气呼呼的走了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嘶——”赵井梧扶着床头,撑着腰坐下,五官拧成一块,连上喘了几口粗气,小桃关上门,照着温水揉毛巾。OEH222分类目录

赵井梧背过身开始窸窸窣窣解扣子,衣服裹着皮肉脱到一半拉不动,一拉就扯着伤口:“小桃,你过来帮我一把。”赵井梧侧过头,透过柜门上的镜子,勉强看清了伤口,挺长两块,赵老大真是下的去手。OEH222分类目录

小桃应声跑过来给她扯衣服,赵井梧忍着痛没吭声,闷出了一头的冷汗。小桃用毛巾捂着伤口直哆嗦,一边哆嗦一边犯哭腔:“大少爷也真是,下手这么狠做什么,不是自个儿亲妹妹嘛!五姐你也不好,低头认个错,不就少挨一鞭子了嘛!”OEH222分类目录

小桃拿开毛巾丢到铜盆里,屋子里有意无意的漂浮一丝血腥味。修长的脖颈连着肩部的线条,是光滑的,细腻的,女子该有的柔软,一举一动联动着两块蝴蝶骨,像是平地惊起乍飞的蝴蝶,明艳动人。OEH222分类目录

红绳从小腹环到腰间,安静的扣着一打解扣,而解扣上面布满了深色结痂脱落的疤痕,触目惊心,一条连着一条,旧的新的,小桃看的都快哭了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你也认为我错了?”小桃手中的动作没停,赵井梧立刻就转过身,弓背坐在凳子上,手放在膝盖上使劲儿摩挲:“我到底错在哪儿了?”OEH222分类目录

小桃哪知道她错在哪儿啊,自个儿不过是发个牢骚而已,怎么就杠上了。赵井梧坐着不动,小桃低头,正巧瞧着她那红色方布上绣着几朵莲花。小巧精致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五爷您没错。”但是在大少爷面前,没错也得有错,认了还能逃了一顿打,嘴犟是肯定要吃鞭子的。OEH222分类目录

赵井梧当然没错,不仅她没错,全长生门,没有一个姑娘又有错,人间太难走,各有各的活法。何必为难自个儿的同时还要嘴上快活说人下贱呢。OEH222分类目录

处理完一切,时间快是到了后半夜,小桃端着半透明的血水就出了赵井梧房门。OEH222分类目录

赵井梧挺累,就是睡不着,还不能仰面躺,她面朝外侧身躺着,伤口上了药,裹了纱布,疼倒是没那么疼,心里呕不下那口气,越想越来劲,自言自语咬牙狠道:“死丫头,我非得从你身上讨回来不可。”OEH222分类目录

秦故遥闷在房里一天天的水也不喝饭也不吃,总觉得日子没了奔头,光穿着旗袍流眼泪了。牡丹心里急啊,怎么就想到去找人了呢,来了半年也没见她提过去找,这下子得了,扑了个空,别说公子哥了,有没有那人都难说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好妹妹,跟姐说说,谁带你去找的?”小旗袍一人哪有那么大权利去警署要人。牡丹又不傻,别说小旗袍没那个本事,就全长生门,也没个有出息的。OEH222分类目录

秦故遥抽抽嗒嗒,抱着膝盖结巴:“姐姐你这会儿跟我提什么呀,我心里难受着呢。”OEH222分类目录

牡丹一把就拍上了小旗袍的胸:“有什么可难受的,不就是个男人吗?我寻思着没了他你不吃饭怎的,你就跟我说,是不是那赵家五爷带你去的?”OEH222分类目录

秦故遥嗯了一声,下了床,在房间里晃荡了一圈,最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。OEH222分类目录

牡丹嘿嘿的笑了,手里的帕子转了又转:“傻妹妹,一个赵五爷在你跟前,你还去找什么公子哥呦。”OEH222分类目录

“那不成。”提起赵五爷,秦故遥心跳,最后跟着自己的尾音又归于平静。赵五爷是好,可是她是女人,更别说喜欢自个儿了,上套都难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你就是傻,得了吧,这会儿没人要你,看你咋办。我可养不起你呀!”牡丹伸出手盘了几下戒指,又微微叹口气。她不说还好,这边话音刚落,戳到小旗袍伤心处,那人比小妇女死了男人哭的还凶。OEH222分类目录

得,压根不能提了。OEH222分类目录

牡丹哄不下来,上去捂住她的嘴:“别嚎了,姐姐带你去听戏不成吗!”牡丹提了音调,瞧着秦故遥:“林太太请咱去听戏。”OEH222分类目录

秦故遥顿了顿,伸手掐住牡丹:“不早说!”秦故遥爱听戏。苏安就那么一个梨园,宜春居,秦故遥坐黄包车的时候瞧见过,院子下面坐着一群人,穿官服的,穿素衫的,穿破袄的,蹲着,站着,坐着,就没一个抬头瞧瞧台上的角儿的。OEH222分类目录

她啐,这群人不懂,糟塌了戏。OEH222分类目录

秦家没没落前,秦老太太爱听戏,大把花钱养着一台戏班子,搭了梨园,成天咿咿呀呀的唱,唱西厢记,唱窦娥,也唱牡丹亭,秦老太太怀里窝着半大的秦故遥,拍着她的肩,说:“乖乖,跟着唱两句。”OEH222分类目录

秦家没多少钱,可是秦老太太捧着角儿大把大把的银票跟纸似的往那角儿兜里塞。OEH222分类目录

角儿不要,秦老太太就生气,她说:“晓得你们唱戏的一辈子不图个啥,我就图你们在台上的那些功夫,你们唱了一辈子,我听了半辈子,这些,应该的……”OEH222分类目录

秦故遥当初小,秦老太太这话说过没几天,在梨园摔了个跟头断了气,秦老太太多好啊,就她会搂着秦故遥亲亲她的脸,再亲亲她的鼻尖,喊她乖乖,喊她唱上两句戏。OEH222分类目录

秦故遥不敢唱,夜里睡不着,想秦老太太了,抽上两根烟,躲在角落里婉转声调:“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——”她掐着嗓子,唱不出角儿的调,到最后眼泪都憋出来了,自个儿在那儿笑。OEH222分类目录

卖唱的和卖唱的还能不同啊,那还真不同。OEH222分类目录

宜春居地方不大,搭的老戏台了,上边牌匾落了一层灰,黄色的烫金大字也不大耀眼,一大群人忙活着,挺闹,林太太也不知道是来看戏还是来做什么,领着一大帮家丁和丫鬟,里里外外指挥:“待会老爷过来,你们可得收拾干净喽,不是我说,莫名其妙来听什么戏,这地儿荒了多久了。”林太太掩鼻,带着黑蕾丝手套,灰尘扑了一脸,牡丹嘿嘿笑,秦故遥盯着那块牌匾发呆。久久不能回神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呦,你还嫌弃上了,这么大梨园,那台上今儿就给你一人唱,你还不痛快。”牡丹打趣,林太太娇嗔一声,招呼秦故遥过来。OEH222分类目录

秦故遥唉了一声,凑到两人跟前笑:“这是要唱什么呀?”OEH222分类目录

林太太道:“谁知道呢?”她没做林太太前,是长生门的姐妹,没做长生门姐妹前被人卖来卖去,哪还能听过戏。OEH222分类目录

秦故遥咂嘴,点了点头,兀自走开了,她晃晃游荡了一圈,这儿瞧瞧,那看看,后院大概是有演员,嘻嘻哈哈的在说笑。秦故遥没忍住那份好奇心,扒着圆窗朝里边看,她还没看个真切,就有几个武生连着几个空翻在她眼前晃过。吓得她一个冽沮差点儿栽了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姑娘找人吗?”圆窗边上的门吱呀开合,女子穿着浅粉色绣花帔,刚描好一半儿的眉毛,估摸着是听到声响才出来瞧瞧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不找,来瞧瞧。”秦故遥有些不好意思,往后退了几步,又折返回来,瞧着那女子耳边的绢花问了一句:“你这个扮相,是杜丽娘么?”OEH222分类目录

女子惊,随后笑道:“是啊,姑娘要不进来瞧瞧?我们这戏班子没多少人了,多久没见生人了。我看姑娘刚刚在窗子上看,不如进来瞧瞧,也别佛了我的面儿。”OEH222分类目录

秦故遥愣了半晌,听着前台那边传来嬉笑,估摸着那位林军官已经到了,她也没多想要去接触这么多人,干脆应下了。OEH222分类目录

后院儿估摸着都是用作练功的地方,一群小姑娘围着树压腿,见有生人,腿也不压了,个个转头来盯着。OEH222分类目录

女子呵斥了一声,那群小丫头赶紧缩回脖子练功去了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她们可都是杜丽娘。”女子瞟了一眼小旗袍,小旗袍嘿了一声,心里挺惊,面儿上毫无波澜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今日你们要唱牡丹亭?”小旗袍没忍住,问了一句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没有。”女子答,末了又问:“姑娘爱听?”OEH222分类目录

小旗袍走到石磨前一屁股就坐下,点了点头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那我给姑娘唱上一段?”女子抖了抖水袖,别过脸去,轻声捻起: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赋予断景颓垣,”扇子缓缓翻了个面儿,院子里练功的演员大小也都聚过来,瞧着。OEH222分类目录

秦故遥只觉脚底踩上棉花,又轻又柔,她起身,端了一副模样,踩着碎步,亦快亦慢,烟迷迷的细腻软语,跟着唱:“良辰美景奈何天,便赏心乐事谁家院…”OEH222分类目录

“好!”一曲未终,秦故遥被突如其来的男声吓得呛了嗓子,众人噤声。OEH222分类目录

“五爷,这戏班子能抬吧!”林业泽带着手套,掌声闷闷的。OEH222分类目录

赵井梧也没听出个所以然,眯着眼,嘴里叼着烟,瞧着石磨旁不断咳嗽的小旗袍,笑了:“那丫头唱的不错。”OEH222分类目录

赵井梧不大懂戏,北平的时候被人拉着看了几场,台上咿咿呀呀的唱,她跟着哼,她见过的角儿不少,偏偏刚刚瞧着那人捻着兰花指,端腔起势的时候,犹如银瓶乍破,心也跟着她的调子走了一遭。OEH222分类目录

她怒嘴,众人顺着她目光瞧去,牡丹朝着林太太使了眼色,怪不得那么久不见人影,跑到后台背着她俩唱戏来了。OEH222分类目录

秦故遥听赵五爷的声一听一个准,她心里发毛,一抬头,赵五爷掐了烟,弯着眼角,抿唇笑着朝着她招手:“快过来让我瞧瞧。”OEH222分类目录

华婉君照着赵井梧的胳膊就掐上一把,脸色沉沉。OEH222分类目录

点击进入:全文阅读